相关文章

瑜伽老师怀孕学员想要退费 负责人:怀孕了还是可以教

新蓝网-中国蓝新闻客户端6月23日讯(钱江都市频道记者高倩云 金樑)杭州的小潘听朋友介绍,这个月初去杭州一家瑜伽馆练瑜伽。小潘冲的是瑜伽馆的一位老师,对方自称是中印国际教练导师,小潘特别想和她学习瑜伽,但学了没几节课,小潘觉得对方欺骗了她,想要退学费。

小潘说,今年5月27号,她在下城区华丰路2号的乾坤瑜伽馆,报名学习瑜伽课,花了11800元,课时300小时。当时没有签合同,是支付宝转账的形式,打给瑜伽馆老板姚女士。

后来她发现她心仪的那位中印国际教练导师雪莲已经怀孕了,无法继续教学。

小潘说现在瑜伽馆让学员教自己练瑜伽,她不能接受,这和当初对方给她的承诺不符。

根据浙版新消法第是十一条规定:经营者应当发放预付凭证合同,经营者未按约定提供商品或者服务,消费者有权要求退还预付款余额。小潘提出要退款,被对方拒绝了。

记者23日来到了这家杭州乾坤瑜伽馆。记者看到瑜伽馆里只有一间瑜伽教室,有几个学生在里面聊天,没有见到相关工作人员。

记者了解了一下,这里有一些学员是签过合同的,而有一些和小潘一样,没有签合同。随后记者电话联系上了这位莲花老师。

这位莲花老师口中的姐姐,事实上是杭州乾坤瑜伽馆的负责人,对于小潘的诉求,她解释道:“怀孕了她还是会继续教课的,不能以这个理由退款,合同会补签的。”

杭州乾坤瑜伽馆负责人姚女士表示,莲花老师就算怀孕,今后还是可以教授瑜伽的体式,而小潘却不能接受对方这个说法,因为她有很多事情没有弄明白。

如果按照小潘的说法,这家杭州乾坤瑜伽馆是15号更名的。根据法律,经营者需要在营业执照核准登记之日起六个月后,才可以发放单用途商业预付凭证,单张不记名预付凭证不得超过一千元。

事实又是怎样的?小潘表示她的预付卡是没有实名制的。

小潘又应该如何维权呢?根据5月1号实施的浙版新消法,现在有关预付式消费的问题,是归商务部门管理,为了帮小潘解决问题,记者又来到了杭州市下城区商务局想要反映情况。但是对方拒绝记者进入商务局。

杭州市下城区经济旅游局的工作人员表示,杭州市下城区政府有过指示,目前类似预付式消费的投诉,整个下城区仍然是由下城市场监管所管理。

记者随后又赶到了杭州石桥市场监督管理所,潘所长帮忙查询了这家杭州乾坤瑜伽馆的登记信息。原来姚女士是以个体登记的方式,在2017年4月27号成立的瑜伽馆。

潘所长表示,因为没有签合同,具体的情况他们要和负责人姚女士联系,确定双方是什么样的服务关系和消费模式。